奇怪的蟲



每次飯後回寢室的我,常獨自呆坐書桌前,觀察窗外那盞燈,晚上蟲會向光源大量聚集
壁虎吃也吃不完,砂網只能擋住形體較大的瘧蚊,對其他蟲沒輒。

索羅門這荒郊野外當然蟲很多,農場最令人討厭的是一種類似臭蟲,
有殼的黑色榖蠹(俗稱米蟲),會在你身上爬,拍掉牠之後卻散發出奇怪臭味。
還有每次廚房煮飯,都會吸引一堆蒼蠅在門口想衝進來,很煩。
一堆昆蟲,所以我閒來沒事都喜歡對著牠們拍照。

偷拍到限制級畫面,Happy Fly~(快樂的蒼蠅)
 

紅蜻蜓 這也是Happy Fly(不過應該解釋成 快樂到飛起來吧...)
 

蜈蚣...
 

可惡的蜜蜂


這也是奇怪的蟲


稻葉裡面也有蟲...還很多!


房間還出現過蛇!我的媽阿
 

窗外蟲多壁虎多,所以鳥也多(吃壁虎),燈管上常有一隻鳥佇立在那(牠的巢穴),
這裡的鳥,最普遍的是黑色類似烏鴉,但兩邊翅膀各有一塊圓形白色花紋,
技師說就像日軍世界大戰的零式戰鬥機一樣,當地人相信當年慘烈的日美交戰後,
死亡的日空軍化身為這種鳥繼續在島上盤旋不散。

傳說...是不足以採信啦,不過那些鳥每天都會吵我起床。

要用蚊帳睡覺防瘧蚊,一早就陽光刺眼
DSC06043.jpg 

在索羅門居住必須裝蚊帳來防瘧蚊, 房間12-3坪兩個人住還蠻大的,
中間以兩個布製衣櫃隔開,兩邊放木床架,上面有彈簧床,要買四個一樣的床架很難,
這裡大型家具或電器幾乎全國就那麼一兩個,賣完就沒了,除非找木工另外訂做。

廁所有點簡陋但是有浴簾,蓮蓬頭是釘在牆上卻很短,所以阿仁洗澡必須緊貼著牆,
感覺頗猥褻,用水時地上那顆加壓馬達還不時晃來晃去發出聲響,
窗戶是透明玻璃百葉窗,洗澡可以讓外面土人看,這裡天氣熱,有時可洗冷水澡,
太陽會把水塔曬的很燙,早點洗根本是溫水。

床單質料粗糙,躺起來不是很舒服,毯子品質太差,一直掉毛味道又臭,把它丟一旁,
整年我睡覺都穿長褲,披上自己帶的薄外套充當棉被,
身旁放著電蚊拍以備不時之需,蚊帳塞好後,忐忑的進入夢鄉,
老是壁虎在床上拉屎..好險我有掛蚊帳... 


晚上因為房內怕吸引昆蟲儘量不開燈,只點窗外微量一盞燈,半夜農場漆黑寂靜,
野狗低鳴與燈管附近的蟲蛾飛舞,真有點詭異...

突然想起技師講的故事....

二次世界大戰時,偷襲珍珠港的日本名將山本56就是戰死在這裡,
索羅門戰役相當出名,美日兩方死傷嚴重,所以這裡有雙方設立的紀念碑,

耍帥的學長在紀念碑前留影


中國城早期即日軍駐紮地,那裡有條河(被搞髒的那條)便是當年美軍逆流而上,
突擊日軍引發激戰的前進路線,除了戰死就是得瘧疾死亡,
所以島內居民怕冤魂作祟都不敢在那附近居住,
夜半日軍踏步或持刀日本武士的傳說不勝枚舉,
但後來華人漁船移民佔據這個地方,蓋起了中國城(燒掉了),
不過半夜還是不要亂跑比較好

除了半夜不要亂跑的禁忌,還有一個更重要的禁忌:不可以和這裡的黑人女性過從甚密,
尤其是M島女性,和他們單獨聊天易引起誤會,
同族男性可能會以你圖謀不軌為由趁機勒索,非常可怕
(就是俗稱的仙人跳,他們稱為compensation),兩情相悅當然無口厚非,被設計的話...
以往有日本志工發生類似事件,現在還留在M島生活中,
 
M島女性長的最有特色
有的黑皮膚、臉上刺青,金色蓬蓬頭,體型也比較矮壯,同時嫁妝也是全國最貴...
 
圖右的Mary就是馬來塔傳統女性...

 
順便提一下這國家的語言,想單獨聊天總是要會當地話吧?
這裡基本上算是英語系國家,
但是他們常用的語言卻是’類’英語,也就是Pijin,
索羅門將自己的英文稱作Broken English,因為夾雜了大量土話與省略文法,
有些發音聽起來甚至像西班牙文。
全國由80多種種族所構成,彼此間都有自己的方言與腔調,但受英國殖民後
為了統一語言方便溝通,才發展這種所謂的Pijin英語,
基本上該國存在三種語言:英語、Pijin英語、土語,當然英文溝通算很ok。 

Pijin英語小教學:

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年輕少女的講法,susu就是少女(你可以想成台語"吸吸")
因為當地土話這代表女性的胸部
young susu 就是年輕少女的意思(英文+土語)
很好學吧~但是有點A

以上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ei 的頭像
Mei

【Mei's 創作‧生活‧食記】→【Mei's 日々写真】

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